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huang | 2 April, 2014 | 一般 | (2 Reads)

geijlsngi15也許事情已經過去了好久,就到自己都快已經忘記,又或許妳也從未知道過這些事情,只有自己才會記得,這種感覺就叫做“暗戀”嗎?

生命中總會有許多次的擦肩而過,而往往就是那壹次的擦肩而過從此註定是陌路。珍惜,珍重,就成為了最後心裏默默的安慰。而他們也成為了匆匆而過的過客,僅此而已。

看到他的目光離妳遠去,甚至沒有壹絲的停留,心裏總會這樣的認為,“是我在自作多情嗎?”。也許是的,“暗戀”的我們會在心裏有太多的想入非非,又或許有太多的幻想,每壹刻青春的種子,都會萌發,每壹種純純的思念都值得那樣的深刻。

是的,我就是那樣的壹個人,還會向往,還會思念,甚至那壹首歌真的是為妳而作。高二那天的晚上,路過那棟教學樓,看著妳的教室那依然亮起的燈光,我寫下了那首“月光下的憂傷”:

月光下的憂傷 是妳淡淡的模樣 回避他的目光 掩飾妳的偽裝 迎風照在她的臉上 留下的芬芳 未知的惆悵 那是壹縷飄過的暗香 是誰嗅到了妳的偽裝 讓他如此的瘋狂 神秘的向往 潛藏的素描 勾畫出妳的淺淺的笑 月光下的偽裝 留下妳離去的身影 想妳的模樣……

因為太稚嫩,因為太懵懂,因為太青澀,所以,美好……

到現在我上了大學,但還是無法忘記那個人,雖然早已不在我身邊,不在我能夠看見他的地方,雖然他的身邊可能有著其他的美好,但是我會壹直記得他……

只是今天突然想起了好多,想起了很多事情,也想起了他。還是會期待我們的不期而遇,還是會憧景著美麗的愛情,或許呢,這會是壹個很長的故事,帶給我很不壹樣的感覺,但是,我始終都是感謝著他的,謝謝他曾經給了我這樣的思念。

請感謝每壹個和妳擦肩而過的人,因為,這真的是壹種美好,是壹種成長……

 


huang | 7 March, 2014 | 一般 | (1 Reads)

  今天去了趟菜市,都十壹點過了才出門。不上班的日子總要睡到八九點鐘才起床,感覺好像還沒咋睡醒。

  藍茜總是在半夜三更的開始狂叫,她不明白為什麽要讓她獨自呆在陽臺上。兩個多月大的狗狗是這樣害怕孤獨,害怕被囚禁。

  白天我在家的時候都是放她進屋來的,她會腳跟腳的隨我壹會兒廚房壹會兒客廳,眼巴巴的望著我給她弄飯吃,吃好了她便安靜下來,到她心儀的角落睡上壹覺,而後被我領到樓頂大小便。晚飯後會帶她到小區壩子裏遛遛,或到更遠的六合廣場。她來了十天了,基本已經習慣出門去方便,只是還沒學會在廁所大小便,所以晚上都不敢放她出來。

  藍茜其實是只很乖的狗狗,只要不被關著,她是不哭不鬧的,要麽趴在我腳邊打盹,要麽啃她的爪爪自娛自樂,偶爾會咬我的拖鞋和墊子,被呵斥後老實壹會兒,之後會再犯。在沙發上撒過兩回尿,後來我不準她上沙發,有時候她得意忘形的又跳上來擺壹個特舒服的姿勢,我用竹片作勢要打她,然後她便知道乖乖的臥在地板上。

  在家的時候藍茜不很活躍,出門在外就完全不同了。她特別喜歡熱鬧,哪裏人多往哪奔,躍躍欲試的擠上去,試圖和任何壹個人親近,特別喜歡美女,如果有美女來逗她的話,她更是歡喜得忘乎所以,搖頭擺尾的用爪子去刨美女的臉,舌頭伸出來舔,屁股甩得溜圓,壹副花癡的模樣。狗妹妹也會這麽喜歡美女?我簡直懷疑她的性別了。看見任何壹只同類,不管是大狗小狗,乖的醜的,她壹律沖上去,溫柔的嗅別個的臉和嘴,毫不掩飾她的熱切。經常是小狗被她嚇跑,大狗對她又不感興趣,擺壹張冷臉給她,或者幹脆扭頭跑開去。她卻不氣餒,拼命的想追,我使勁拉她走,她三步壹回頭的戀戀不舍,已經走出多遠了還在翹首期盼。怎麽是這樣壹個花癡啊!

  藍茜是太想得到別人的認可和喜歡,無論是同類還是人類。她的相貌如此兇猛,類似狼的同類,性情卻是這樣的純善和溫和,只有當她被關著不屈不饒的狂叫時,才可以領教她的執著和任性。

  在家的日子有藍茜相伴,時間過得飛快。壹天很快就過去了,給她洗打整弄吃的陪她帶她出去遛,憑空多出許多事情,如果不是真心愛她是會感到厭煩和無聊的。特別是她分不清大小便地方的時候更是崩潰。昨天還咬斷了我耳機的電線,我正看《來自星星的妳》的大結局,正投入著,忽然沒聲音了,低頭壹看,她正陶醉的咀嚼著我耳機的電線,已經被她咬斷了。我居然沒生氣,知道生氣也是白搭,她什麽也不會明白。只有時刻提防她的壹舉壹動。

  寫到這來,見茜茜睡醒了,要帶她上樓去了。上去是我看我的小說,她玩她的,很不纏人的樣子。

  樓上空曠得很,有陽光的日子樓頂上橫七豎八的曬滿了衣物,陰冷的天只有壹些繩子分割空間,很少有人上去。

  先帶茜茜跑兩圈,她會撒壹大泡憋了很久的尿,或者拉幾坨屎粑粑,我用塑料袋撿起來拿回去丟。教會她在廁所大小便還需要時間。

  然後我找個地方把她套在那裏,我坐在旁邊看我的小說,她就地玩她的,很安靜不吵不鬧的。就是老喜歡到處撿東西吃,石頭也要撿在嘴裏吃得卡卡的響,就像吃幹胡豆,狗狗都有這個嘴饞的壞習慣吧。

  有時她覺得不好耍了,就用兩個前爪來刨我,趴在我腿上站立起來,鼻子來嗅我的臉,冰涼的鼻息映在我臉上,涼絲絲的有些異樣,又張開嘴巴輕輕咬我的手表示親熱。

  今天買菜的時候特意去給茜茜買了兩根棒子骨,煮好了給她啃。我放在她面前,她驚詫的圍著轉了兩圈,從沒看過這麽龐大的肉骨頭,先用舌頭舔舔,嘗到了滋味,立即就大啃特啃起來。把骨頭上的肉啃完後,又把那層白色的脆骨也吃進去,還戀戀不舍的啃最硬的骨面子,對平時垂涎的肉稀飯也不感興趣了,把骨頭表面啃得光光生生的,我好佩服她的牙齒。

  這其間還是又在客廳裏拉了壹泡尿,這個是目前最難解決的難題。

  今天去菜市順便買了壹株風信子,粉粉的顏色,淡淡的馨香,比那天買那株顏色淡壹些。

  不上班的日子輕松簡單,放慢節奏,享受慢生活。


huang | 28 December, 2013 | 一般

  聽說在落葉隨風的季節,可以不需要挽留,轉身過後,連微笑都是多余。我站在壹月的街頭,風冷冷地吹過,沒有人看見最後,我們是怎洋的結局。

  有誰能夠相信,當初那洋要好的我們,會淪爲陌路的過客。時間將我們打敗,然後推入谷底,所以我看不見妳們的面龐,是怎洋的抉絕。我偶爾還能想起,曾經的複鎮校員裏,幾個孩子不谙世事的奔跑,和放肆無邪的嬉笑。有人在教室窗護的破洞裏,塞進壹張又壹張的小紙條,然後將檢來的樹葉,輕輕覆在那些年輕的心事上。那是令人心疼的模洋,說不出口的秘密卻在若幹年後再也找不到。妳們開著浪迹天涯的玩笑,而我,卻當成了遙遠的夢想,追逐了這麽久,才發現只有我還在路上。年幼時說著永遠不分開的真心話,以爲即使不在壹起了,也會像在壹起壹洋,但這些,現在似乎變成自欺欺人的謊言,誰都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結束這洋的荒唐。我記得午飯後會有人摘回香樟葉,放在窗台曬幹,告訴我們這是小四的憂傷,我笑著,因爲這不會是我們的過往。又想起,前桌兩個打架的男生,倔強的神情,沒有人願認輸,青春是兩只驕傲的小狗,翹起尾巴,誰也不理誰,而今,天涯散盡,他們還似當年麽?

  偶爾的回首,覺得記憶從來都沒有離開。壹座江邊的小鎮,壹段長長地壩堤,壹些在歲月裏無法拾起的故事,我們又能記得多少。那時候的老街,只有我們會站在十字路口傻傻地張望,哪懂人來人往的悲傷和無常。路邊的小攤有很多水果和燒烤,不懂事的小孩還在駐足張望,沒有所謂的超市和快餐,我們依然快樂地在街頭遊走。恬淡的遙遠時光,飲不盡的滔滔江水,只是事爲故,人非舊,這是既定的事實,也是無法改變的惋惜??????

  我壹如既往扮演最殘酷的角色,把絕情的話說得那麽直白,雖然心裏疼得要命,卻還是毅然,我沒有辦法容忍壹點點的不真實,沒有辦法容忍彼此的改變,所以選擇放手,不去強求。妳們也不會回憶起彼時的我被當做小孩呵護,得到妳們的包容和諒解,可以毫無顧忌地穿過人群,也永遠不會擔心身後無人陪伴。我的驕傲,也是妳們的恩賜,在年幼的時光裏蜿蜒成快樂的道路。

  快四年了,從畢業時離開那裏,就再也沒有回去,不是不想念,而是沒有辦法靠近最初的距離。我承認我的失敗,對友情的彌留好像讓心變得冷血,更多地看懂了曾不知道的真實與虛僞。只是,仍不會小心翼翼地生活,總以爲社會很遠,我的身邊還有很多人可以撒驕、耍賴,可以不會與我計較。不過,回頭看看,在身邊的人越來越少,可以放肆、任性的人也越走越遠,青春就是在匆忙間兜轉,來來回回的身影,不知道誰走得最落寞。

  推著自行車,路過複鎮校門口,從來都沒有要進去的想法,能遠遠看見那年新種的樹木已枝繁葉茂,牆壁卻也斑駁。沒有人從裏面出來,我忘了現在是放假。

  青春年少花落盡,而我們依然往前走!我會懂得成長,會懂得妳們的艱辛,我已不似當年任性,只追逐飛鳥的痕迹。


huang | 28 December, 2013 | 一般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